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9月27日 17:59

租客网的租金券有什么用?

租客网的租金券是可以抵用房租的。

2020年09月04日 10:59

中国厂商崛起 市场期待入门级5G芯片

当前的五大5G芯片厂商,分别是中国大陆的华为、紫光展锐,中国台湾的联发科,国际大厂高通、三星。在5G时代,中国芯片厂商的存在感前所未有。“换机潮”当前,5G芯片战事吃紧。尽管疫情使得第一季度智能机销售量“滑坡”,但5G手机的渗透率仍在结构性增长。市场研究机构CINNOResearch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从新机上市情况看,2020年1月~4月,Top5品牌上市新机34款,其中5G智能机占27款。4G智能机已不再会大量发布,2020年是5G智能机快速发展的一年。5G手机中,5G芯片自然是必不可少的部件。当前的五大5G芯片厂商,分别是中国大陆的华为、紫光展锐,中国台湾的联发科,国际大厂高通、三星。可以看出,在5G时代,中国芯片厂商的存在感前所未有。5G之争中,芯片厂商的竞争也比以往更激烈。今年1月,高通骁龙765芯片降价,宣布了5G芯片价格战提前。在本轮竞争中,降低功耗成为焦点之一,而制程(CPU的“制作工艺”)优化被认为是主要途径。今年2月紫光展锐发布的一款5G芯片。图片来源:紫光展锐提供国内5G芯片厂商崭露头角上一款旗舰芯片产品天玑1000+的发布会余温尚在,近日,联发科官方微信平台又发文称,将于5月18日举办MediaTek天玑新品发布会。5月10日,高通则在官网宣布推出全新骁龙768G移动平台,以赋能更加智能、沉浸式的游戏体验,同时带来真正面向全球市场的5G能力。由于英特尔已因找不到清晰的盈利路线,宣布退出5G手机基带芯片业务,全球范围内目前仅五大5G芯片厂商。这5家厂商特色明显。华为的芯片是自产自销,三星在攻占其他品牌机型的“芯”上动作也不算突出;高通是实力强劲的竞争者,之前就占据了大部分的安卓终端,但联发科方面近来也在频繁发力;紫光展锐,则主要面向国内市场。五强争霸赛在2018年已拉开帷幕,华为、联发科、三星均在这一年展示了首款5G基带芯片。2019年,赛事愈显紧张,紫光展锐在2019年初发布了两款5G产品——5G通信技术平台“马卡鲁”、首款5G基带芯片“春藤510”;高通方面,在2019年初也发布了5G基带芯片X50的升级版X55,并在12月底连发两款5G芯片;华为,则抢在高通X55之前发布5G基带芯片巴龙5000,9月中旬,华为还首次在新系列中搭载了5G芯片。中国被认为是5G芯片的最大市场,这也是国内芯片厂商崭露头角的大好机会。“接下来的两年里,中国将占据全球一半的5G芯片(市场)份额,中国市场基本后面全是5G了,想要做大5G芯片,国内市场是紫光展锐最好的机会。”2019年下半年时,紫光展锐高级副总裁周晨曾这么说道。今年2月,紫光展锐在线上发布会上透露,海信5G手机F50将搭载紫光展锐的虎贲T7510处理器,目前这款手机已正式发布。2019中国联通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展示的高通5G芯片。图片来源:每经记者刘春山摄市场期待入门级5G芯片2020年是5G规模商用元年。CINNOResearch提供的中国市场手机销量监测数据显示,2020年1季度受疫情影响,智能机整体销量环比下降48%,近乎“拦腰斩”,但5G智能机销量却环比微增1%,4月,5G智能机销量更是环比增长120%。但目前市场上发布的5G手机价格普遍较高,这则和芯片价格较高有关。“流片(指以流水线式的系列工艺步骤造芯片)实在贵,7纳米第一个EUV(极紫外光刻)量产的节点超级拥堵,大家都在抢。”今年2月,紫光展锐CEO楚庆向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表示。不过,目前芯片厂商的价格战已提前打响。今年1月,高通骁龙765芯片降价,作为安卓机的主流芯片供应商,这无疑将压力抛给了其他厂商——例如联发科。天风国际今年1月分析认为,5G芯片价格战较市场预期提早3~6个月开始,且高通还会持续降价策略,并以“走量”来抵消价格下滑的影响,维持整体利润。联发科面临的价格压力将持续提升,5G芯片毛利率恐低于30%~35%。从市场角度来看,消费者对于价格的敏感性仍较高,5G千元机呼声强烈,业界期待入门级5G芯片,但目前来看这仍然有段距离。“绝大部分消费者不会因为5G(就)愿意多掏很多钱出来,这就是意味着我们,从手机厂商到各方面都要承受相关的压力。”周晨说道。2019中国联通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展示的紫光展锐、联发科、高通芯片(从左至右)。图片来源:每经记者刘春山摄降低功耗的制程竞争5G芯片的耗电量成为掣肘5G手机大规模走向市场的关键问题之一。“降低功耗是5G芯片主要发展方向之一,功耗通常通过提升半导体制程优化。”CINNOResearch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今年2月,紫光展锐发布新一代5GSoC芯片虎贲T7520,采用6nmEUV制程工艺,相比7nm工艺,晶体管密度提高了18%,功耗降低了8%,相较其上一代产品虎贲T7510,5G数据场景下整体功耗降低35%,待机场景下功耗降低15%。麒麟1020与高通骁龙875采用了5nm工艺制程,联发科天玑1000+虽然采用7nm制程,但宣传称在利用自研的5GUltrasave省电技术后,平均功耗较同级精品低48%。此外,苹果手机尚未推出5G版本,但业内猜测苹果将使用5nm制程芯片。“现在工艺已经变成1纳米1纳米去抠,且不是真正物理性的1纳米1纳米走,是相应特性的叠加。”今年2月,周晨向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表示,7nm与6nm之间一个本质区别,就在于EUV光刻工艺。楚庆介绍,7nm以上的流片费用飞涨,已经构成了一个“工艺墙”,墙里的世界追求推出世界上最先进的、性能最好的、功耗最低的产品,这些产品一定是海量的,如果没有海量将扛不住一次性成本。选择制程节点对芯片厂商而言几乎是场“赌局”。例如紫光展锐将首个“工艺墙”内的节点选在6nm,在紫光展锐看来,6nm较7nm稳定性增强,更为成熟。“赌一个节点赌很大,储备IP要差不多提前一年,否则搞不定,不光是经济代价大,时间代价也大。”楚庆表示。

2020年05月18日 00:11